楊絮闲

我知道1000减7等于多少

原来兄弟们都已经出道这么多天了,半夜抽着空刷微博时才知道,我怕不是活在梦里……每次拿着学习写作业的理由也不是办法,如果我天天能跟着你们跑又能好好学习的话我也不至于斯也。

还是要说一句出道快乐,这不仅是一个从练习生到偶像的过渡,更是你们从少年走向荣耀未来的脚步。你们将接受更多的质疑或喜爱,更多的挫折与历练……

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我毕竟不是像你们这样的少年,我甚至还没你们年龄大。

你们加油,希望我在下一次跻身出作业来看你们时,你们早已是傲立青云端的少年朗。

刘耀文弟弟生日快乐。

还要继续好好学习下去,像我这么个好吃懒做醉生梦死的人都能考省重点高中,你这么优秀帅气酷炫可爱的人只要拼尽全力,这世界必然是你的。

待你回首来时路,我会站在灯火阑珊处,为你欢呼。

终于赶回来了,王俊凯大哥生日快乐!

我想今年的9月21日是我过得最有趣(喜感)的一次。

因为我们今天开运动会,我还想着大哥过生日,4×100米一定要拿第一名回来,我跑步时生怕自己叉道或是掉棒。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太多余了,我什么问题也没出,倒是我后边的兄弟把棒子给我的时候顺带把我的鞋踩掉了!

可还在比赛中啊!

于是我一只脚穿鞋一只脚不穿鞋跑完了我的第三棒……白袜子脏成鬼,回过头来还发现有个摄影师拿炮对着我拍,一路走回去竟然还找不到鞋子了,别人都指着我大笑“你看这个人没穿鞋子”,然后我就发现了拎着我的鞋满操场跑的同学们……

在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这么丢脸?

事后好多同学夸我“鞋...

就没人关心下这事儿吗?

事到如今,唯一的期待就是让你们红。

加油吧!

「泗源」厌世者

(本文涉及到的不良行为,请不要模仿。

凡法律之外者,皆可违。


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要把地球缩小到黄豆大小,把它用纸槽放进长试管里,倒入硫酸亚铁溶液,待其完全反应后,用胶头滴管逐滴滴加适量的氢氧化钠溶液,然后震荡……”

隔着树脂镜片,我的目光停在手中的试管底,将Al棒轻轻插入FeSO₄溶液中,欣赏着析出的白色固体……浅绿色的溶液褪为无色,在我的眸子里落下一片清亮。

张真源此刻刚刚做完碳还原氧化铜的实验,关掉了酒精喷灯。他走来扯掉我的眼镜,我只得抬头望向他。

“泗旭,氢氧化钠溶液有腐蚀性,你用时可得记得要小心。”

我伸手将眼镜夺回:“知道了。”

张真源一面着手整理实验器材,一面告...

我完了,我妈不让我玩平板了……说好的中考完了随便玩的,现在又反悔了,家长的谎言真的是一套一套的。

猜平板密码什么的真的很废脑子。

我承认画背景时有些敷衍

「祺泽」平面直角坐标系

(感觉在写自己的故事)


“天泽,要知道,人生是自己的,而世界不是。”

“可是我……”


“世界不是因你为原点建立的平面直角坐标系,别人不会因为你的改变而调整自己的定位。”

“嗯,这我知道,但是……”


“但是不能因为所有人都不是世界的中心而抛却这个原点。”

“是的……我……”


“所以你的原点就是我对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
李天泽克制住想要扇我一巴掌的冲动,瞪着清冽的双眼,仅从红唇白齿间挤出几个字眼:“马嘉祺,你学函数居然把情商学没了。”


正比例函数y=kx

直线,过原点,一看就很好学。


“希望在我们的事业之路上,k永远大于0!”

我对着夜空放肆...

「航鑫其逸」逃逸


逃逸,不是通过逃避现实来选择安逸,而是与全世界对抗最好的名义。


(像我这种没考过驾照的人,写这篇文章就是在为难我)


公元后2027年。


“嗯,你说丁程鑫要结婚了?”黄其淋问。

“是啊,鑫哥的请柬都送上门了,还有假吗?”我悄悄地将车子靠边停下,把车熄火,然后把身子低下。

黄其淋饶有兴致地望着我:“敖子逸,你躲谁呢?像做贼似的。”

“嘘,小声点,你也快蹲下!”我探出脑袋,指着前边的路囗,“看见那个查酒驾的交警没,他要是走过来,我们就弃车逃跑,知道不?”

“你喝了酒还开车?”黄其淋瞪大了双眼。

我冷笑一声:“喝酒开车又怎样?反正我也习惯了。”

黄其淋像看智障一样...

「皓夏」宙宇

(说在前面,这篇文章你们要看就认真看,否则你们看不懂)


「宙宇」是有限的,「宙」和「宇」是无限的。


“你好,我叫贺钰皓,皓月千里的皓。”我说。

“我叫钟骏一,一心一意的一。”他说。


钟骏一的牙齿,真的又白又亮,自带光源的那种。

只要他一笑,就会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,灿烂得像太阳那炙热而明媚的光芒……不对应该是蓝特超巨星R136a1的。

(你不用知道R136al是什么,你只记得R136a1的亮度是太阳的740~870万倍)


第一次在练舞室和他一起训练时,我正在热身,只见钟骏一一个横叉劈下去,一点也拖泥带水的。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,钟骏一的韧带怎么这么软,劈叉轻...

「方洛」论我是如何自杀的

「自杀的理由千万种,你是其中一种」


我是方翔锐,我现在有了自杀的念头。


我拿起小刀切割在手腕上。割了半天,似乎都没有割到动脉。但是血稀里哗啦的流得吓死人。我等了半天都还没有死去,气得我将刀子摔在了地上。何洛洛瞧见我这样,不由分说上来就是一顿揍。


“你小子想死是吧?我哥我送你上西天!”他一副摩拳擦掌要取我性命的状态让我有些恐惧。


于是我没能死成。


我想去跳江,走到江边,嫌水太脏了。一想到我的尸体将泡在这么污浊的地方,然后面目全非地被人捞出来,我不禁停下了脚步。


我没死成。


我又爬到天台,打算跳楼。坐在栏杆上,深吸一口气。何洛洛...

你这一眼,一看就是一辈子。


某方:胡扯,我下辈子不看吗?

今天中午去了趟长江国际,让我印象很深的是载我的司机。


他在长江国际附近拉活儿,我一上车他就问我:“你是不是来看那个tf家族的?”

我笑着说是的。


“你喜欢谁?丁程鑫还是敖子逸?”他问。

“嗯……都喜欢。”

“都喜欢啊?”

“我毕竟是团饭嘛。”


“不过你来的不是时候啊。”他一边开车一边说,“他们早上来晚上走,你现在看不到他们的。”

“没什么,我反正就是来拍几张照的。”

“现在放暑假了,像马嘉祺、陈玺达都过来了,很多女粉丝也有时间了,都跑到这儿来了。”


我很惊讶这个司机竟认识这么多人。


“我在这跑了这么多年车,总是能碰上很多粉丝,她们就是为了在他们出来时拍...

等我从重庆回来,就该发图和更文了,否则你们都以为我死在了中考回来的路上。

世界变幻无穷,一切都已改变,只愿那不变的人是你。

何洛洛生日快乐,我就要中考了,祝我能考上这最好的学校吧,多希望我可以以更优秀的我,自豪地说我的偶像有多么优秀,而我又是因为你们甘愿优秀。

总而言之,一起成为更好的男人吧。

曹峻玮弟弟,生日快乐。


屠夫以痛吻你,是他自己的损失,而你是最棒的。

祝李天泽弟弟生日快乐。

要一年美过一年,你说过的,这是岁月内在的沉淀。

男儿


@左卿 生日快乐,这篇文章你找我要了很久,就当是你生日礼物了。

凡易安学子,堂规必以悉知,有叛纪者,当治之。

尝被先生责打,缘其晓我歌台观戏,甚怒,责我三十尺。

予不屈,道曰:“林墨是正人君子,观其戏,有何不可?“

先生怒曰:“不过是一戏子,怎可谓正人君子?汝不知过,反狡辩,此为何若人?“话毕,罚予戒鞭二十,几近晕厥,疼痛难耐。五下见血,十下皮开肉绽。呜呼!岂我能负之?

及醒,已卧于榻上,母立其旁,家姐端汤药而入。

母曰:“浩然,汝安敢敌先生乎?“

对曰:“不敢。然,先生过矣。“

家姐笑曰:“何过?“

对曰:“先生以为戏子无高尚者。“

母竟曰:“戏子岂有高尚者?“

予无...

阿程哥生日快乐

如果我没记错,我们今年都要中考了。我知道你的前程似锦,成绩也肯定很好,就算成绩掉下来公司也一定会找家教给你补回去,毕竟公司对你们家长的第二大承诺是不耽误孩子学习……好像扯远了。

总而言之,一起成为更好的男人吧。

私生,有些话希望以你们的智商看得懂。


Do  you  hear  that?

“It's  ture  that  l'm  famous  and  a  lot  of  people  loves  me.But  l'm  not  happy  because  l'm  always  worried  about  being  followed  by ...

直觉告诉我应该还有一张,但我要回学校了。

九张,截死我了。

居士

此人,终归于安逸,终归于无寄。

予为周浩然,生于渝川,居于沪上。

常言道:“大隐在朝市,小隐入丘樊。“

予毅然入山林,不求高逸,只图安宁。

自徐一宁远去,予弃官归隐,藏迹山水,匿名丘陵,不问世事,无心家国豪情。

失他,如尽天下。

每日,使晨光唤醒,院外鸟啭莺啼,白云若沧海,重山似烟群。溪涧如日月韶华,淌过几多山水写意,几多盖世风情,几多世事艰辛。

皎月在河沼中蹂躏,时而聚,时而散,时而纠缠,时而离乱。有如世代雨雪风霜,春秋四季,人心聚散合离,然转首皆空矣。

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。近不知是何时,已不知是何世,一壶浊酒,一杯离愁,寄之月下,负之东西南北,遗之芸芸星海,失之天地莽莽。...

大家新年快乐

国将

将相之士,其轩邈者,人皆畏之。

陈玺羽,乃国将也,原安徽人,后居临安,国君尤为器之。却不想,与金之战役,虽未败绩,金人取而虏之,锆其于狱,为奴也。

严率兵而攻之,大破其城池,释陈玺羽也。

初见此国将,何以言之?其衣衫之褴褛,面容之憔悴,教人怜之,众皆痛恨于金人也。

然,熟视其耳目,以眼眸之深邃,神色之悠远,此诚帝国将相之器,久经世乱风霜,容貌尚有此澄澈,犹为不易。

信然,陈乃不俗之辈,越十五载,其身手之敏锐,堪比黄宇航也。

也睹其策马行猎。远闻马声嘶鸣,掀起尘土万里,踏平山冈无际;见陈乘骏马疾驰,手挽长弓,箭如朝阳瞬发其光,遂见其直插凌霄,戏白云,后穿鹰隼之肺腑;陈计其落处,驰骋,...

这么大的心你要还是不要?

数学作业怎么都写不完……

商人

天之苍茫,水之浩荡,不及你豪情万丈。

“使无家财万贯,亦不为名利折腰。“严不曾为政。

枫叶红霜,无际天涯。

却看山中亭一点,谁家白衣儿郎?步行百余步,涉山涧,渡浅溪,及林中风亭,悠然见出一少年,面容白净,眉眼明澈,尤为清傲。

此诚严浩翔也,黄宇航之从弟,家室显赫,为当世富商也,其名虽未入家谱,而其事迹甚广矣,几无人不晓。

严执笔,其笔制以狼毫,和于浓墨,洋洒于生宣,俄而,晕染一席山水画意,有悬泉飞漱,草木灵动;山之秀丽,水之清丽,可呼之而出也。

严曰:“浩然兄有何见教?“

对曰:“山高,水远;山之轩也,水之邈也,皆相去长远。“

严笑曰:“诚然,山为我者,水为他者,皆相去长远。“...

1 / 16

© 楊絮闲 | Powered by LOFTER